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  朝阳初升,晨曦落在春华苑小区左侧的小马路上。
  这条两车道的马路不时有车辆驶过,路边行人来来往往,川流不息。
  一排早餐摊摆在路边,都是露天架着锅,旁边摆了四五张桌子和十多张塑料凳子,人们坐在桌前埋头吃东西,身边则是车辆和行人匆匆经过。
  与南城新区那边的井然有序不同,老城公园这一带依然保留着几十年前的风格,略显杂乱,但也充满了热闹的市井气息
  莫君之前在山上,看到的人毕竟不多,昨天又刚到贡城,虽草草逛了趟大兴街,但也没见过这么有意思的场面。
  “想吃什么?”
  她正怔怔看着那些坐在街边大快朵颐的人们,耳边已经响起了林木的声音。
  “我,我不知。”
  莫君远远看了一圈,很多都是她没见过的东西,一时也不知道该选什么。
  也许是受到这幅充满生活气息的画面的影响,莫君忽然觉得这一顿早餐很重要。
  至少,不能再像前几天那样懵懵懂懂地埋头就吃了,还是要好好看看,好好选选,好好感受一下。
  “要不我们看看再说吧,反正不急。”
  林木问道。
  “好。”
  莫君点头。
  于是两人便沿着这条马路边的早餐街,一个个摊铺慢慢逛过去,中间林木边走还边解说:
  “这个是油条,就是用面粉加水搓成团,然后把面粉团切成一条条的样子,再放进油锅里炸,
  旁边锅里装的是豆浆,我们习惯把油条撕成小块放进豆浆里泡着吃,那味道,啧啧,爽的很!”
  “这是油果子,用糯米揉成团子,然后也是用油锅炸,这东西有点油,我个人不太爱吃。”
  “那个是猪儿粑,也是糯米揉成团子,里面包肉,外面用荷叶裹住放进蒸锅里蒸熟,又软又大,咬一口满嘴流油,我奶奶最爱吃这个。”
  “那是面条……”
  林木正指着一个面摊朝莫君介绍,莫君打断他道:
  “方便面?”
  她在金顶上“离家出走”那次被林木找回来之后,犯了低血糖,回头就吃了十碗方便面,所以莫君对面食挺有印象。
  “方便面是加了防腐剂的,哪有新鲜煮的面条好吃?这家我以前就经常来吃的,老板煮的牛肉面很不错,要不试试?”
  林木微笑建议道。
  莫君显然不知道面条还有这么多区别,她有些好奇地看着那在沸水锅里舞动抽搐的条状物,和面锅上方热气腾腾的白气,点点头:
  “好。”
  林木带莫君走到面摊前的一张桌子前坐下,这张桌子还有几个人正在吃面。
  这对路边摊吃早餐的人来说挺常见的,街边摆不了那么多张桌子,摊子生意好的时候肯定不够坐,自然就得拼桌。
  反正吃个早餐而已,大家都赶着去上班或买菜,也没谁讲究什么用餐环境。
  莫君坐下,她的对面是个拿着皮包的年轻男人,左侧是一位母亲带着小女儿,莫君双手交叠,端正坐着,有些不太自然。
  “你吃牛肉面还是哨子面?”
  林木问道。
  “哨子面是什么?”
  莫君不懂。
  “就是在面上加一些碎肉沫,其实这是我们这边口音的问题,北边一般管这叫臊子面。”
  林木解释道。
  “哦……”莫君犹豫一下,小声问道:
  “可以两个都吃吗?”
  林木愣了下,随即拍拍自己的脑门:
  “哦对,我忘了你的食量,他这家还有克猫儿面和刀削面,干脆给你每样来两碗吧。”
  莫君又听到了两个陌生的食物名称,点点头,忍不住舔了舔嘴唇,眼含期待地看着林木。
  林木懂了,这是催他赶紧去点菜呢。
  不知是因为要“食疗”的缘故,或者本身就隐藏了某种属性,林木总觉得莫君越来越像个吃货了。
  他笑了笑,过去先找老板四种面都点了一碗,然后自己也点了碗牛肉面。
  主要是怕旁边的人被莫君的食量吓到,从而引起不必要的注意,所以林木只给莫君点了四碗。。
  这种早餐面摊上食客流动的很快,待会儿等同桌的客人走了之后,林木再过去点四碗。
  这样能避免被同桌的人发现莫君一个人能连干八碗面,从而太过引人注目。
  “姐姐,你真漂亮。”
  林木点好面,走向莫君在的那张桌子时,却见同桌那个被妈妈带着一起吃面的小女孩正由衷地对莫君说道。
  这时她的妈妈和旁边的年轻男人也注意到了莫君的相貌,不禁都现出惊艳的表情。
  莫君属于那种气质很古典的类型,用网上的话来讲就是“很有仙气”,此时坐在嘈杂混乱的市井路边摊上,反而更凸显了她的这种气质。
  莫君陡然被三个人盯着,一下变得局促,不知道该怎么反应,只得低下头,勉强朝小女孩挤出一丝笑容。
  这时朝霞从侧面洒落,照在她的笑脸上,映出层层白色的光晕,宛如天女。
  “哇!”
  小女孩张着嘴,发出下意识的惊叹。
  咔嚓。
  林木悄悄掏出手机,将这一幕拍了下来,然后平静地放回去,若无其事地走回去在莫君身旁坐下。
  那年轻男人和小女孩的妈妈见这个漂亮女生的男朋友回来了,便不好再继续盯着人家看,只有小女孩还在看着莫君,显然很喜欢她。
  这时年轻男人吃完了,拿手机扫了贴在桌面上的二维码付了钱,匆匆起身走了。
  临走前还装作无意地又瞅了莫君一眼。
  女孩的妈妈对她说:“我去给你外婆打包,你坐这里别调皮啊。”
  “好耶,我又能看一会儿漂亮姐姐了。”
  女孩欢呼一声,双手撑着下巴,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继续“观赏”莫君。
  女人抱歉地看了看林木和莫君:“不好意思,小孩子不懂事。”
  林木摆手笑笑,莫君则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  女人去找老板打包了,林木笑嘻嘻指着莫君地对小女孩说道:
  “小妹妹,你应该叫她奶奶,哦不,应该叫祖祖祖祖奶奶。”
  小女孩瞪着林木:“哥哥骗人,姐姐明明比你还小!”
  莫君一边夹了块牛肉放进嘴里,一边认真思考一下,纠正道:
  “四代祖孙不够,我与她应是差了不少于八十代的祖孙。”
  林木差点把嘴里的面喷出来,“我说着玩的,你别这么认真行不行?”
  开玩笑,五六岁的小女孩和你差了八十代祖孙,那我跟你不是一样吗?
  女孩茫然看着莫君,苦思片刻后,迟疑道:“那我应该叫你祖奶奶姐姐?”
  这时,女孩的母亲提了打包好的面过来,虽然盖着塑料盖子,但那不断冒出的热气表明了这碗刚出锅的热汤面的滚烫。
  旁边一位食客匆匆起身,不小心和女人撞了一下,女人手中的打包盒顿时倾斜落下,滚烫的汤汁朝小女孩迎面泼来。
  “啊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