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  车子里顿时变得安静。
  莫君抬手摸摸自己的鼻子,一脸不知所措。
  阿嚏!
  然后她又打了个喷嚏。
  嘎吱~~
  林木忽然停下车,打开车门,走到车尾,打开后备箱,拿出了一件外套。
  然后走到副驾驶位置,打开车门,探身进去帮莫君解开安全带的扣子,把外套递给她。
  “这是我的衣服,出门时候带的,还没穿过,你先穿上吧。”
  莫君看着他,有些发愣。
  “你前天晚上淋了雨,现在又是凌晨,气温最低的时候,不注意就要感冒的,这种衣服会穿吗?来,抬手。”
  林木把这件外套摊开,两边袖子对向莫君,示意她抬手穿进来。
  瓦屋山的游客不如俄眉山多,风景也保持的更加原生态,气温本就低一些,现在又是凌晨,车门一打开,一股寒意袭来,让莫君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  “我不......”
  但她还是想要拒绝,林木却已经不耐烦地把外套笼到了她的身上,冷冽的山风顿时被挡住,耳边传来温和而不容置疑的男声:
  “别浪费时间了,快点穿好,前面还有十多公里呢!”
  莫君下意识地乖乖抬手把两只手臂都钻进了衣袖里,这是一件长款的大衣,穿在她的身上像是裹了件被子,让她显得愈发娇小。
  林木替她把大衣整理一下,把歪斜竖起的衣领翻下去折整齐,然后很平静地道:
  “好了,还冷吗?”
  莫君抬起手摸了摸这件对她来说有些宽敞的大衣,双手抱着胳膊,往衣服里裹了裹,摇摇头。
  “嗯。”
  林木点点头,神情依然很平静地关上车门,绕过车头走向驾驶座的位置。
  莫君看着他,在凌晨的黑暗中,在车灯的照耀下,那身影似乎都变得挺拔和温暖了些。
  她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,眼中闪过一丝迷惘,神情却不知不觉地变得柔和。
  林木平静地绕过车头,走到了驾驶室的车门旁,在莫君视线无法触及的位置,他的脸上现出“奸计得逞”的笑容,右手甚至忍不住在空中轻轻挥舞了一下。
  哇,我刚才是不是很霸总?
  她好像还挺感动的!
  那么多年悄悄咪咪地在女频小说摸爬滚打,果然没有白费啊!
  林木心里澎湃了一下,打开车门,面无表情地继续开车向前行驶。
  车里继续沉默,但气氛已然比刚才温暖了很多。
  “林公子,昨晚......”
  莫君裹着大意,抿紧嘴唇,终于说道:
  “对不起,是我失礼了。”
  她指的是昨晚把林木推出房间的事。
  林木摆摆手,“没关系,我说话也没过脑子,你师傅封住你儿时的记忆,自然是为了你好的,我们现代人就这点不好,什么事都喜欢扯上阴谋论,总觉得有刁民要害朕。”
  莫君看着窗外,瓜子脸上现出回忆的神情,声音变得柔和:
  “师傅说,从虎口中将我救下时,爹爹早已过世,娘亲还剩下一口气,
  临终前求师傅照顾我,师傅问我娘亲我的名字,娘亲已没有力气开口,只勉强说出一个‘荷’字,
  师傅把我带回蜀山,他姓莫,便给我取名莫君,字知荷,是望我大道上行如君子,无愧天地,小我处自知本心,不忘亲恩,
  只是......”
  莫君靠在柔软的椅背上,看着窗外朦胧的山林,脸上现出迷惘:
  “我修行千年,却早已忘了爹和娘亲年轻时的样貌,师傅说修大道者不可只求忘我,更要牢记本心,
  我修为一直不及师兄和师姐,师兄说非我资质愚笨,只是我缺失了儿时记忆,道心终归缺了一块,
  我想入世时顺便去探寻当年与爹爹和娘亲的家乡,但不知何为,师傅却严令我不得前往,
  你昨晚的话......其实并非完全无理,师傅不让我来君山,一者不愿我再被儿时的痛苦记忆困扰,
  二者,或许君山之中真的隐藏了什么。”
  林木想了想道:“你是说,瓦屋山里可能藏着关于蜀山的线索?”
  “我也不知,但离的越近,我体内的灵气便越是涌动。”
  莫君坐直了身体,看向车窗前,杏眼中闪出异彩,指着前方一座形状奇异的山峰:
  “是那里了!”
  ......
  几分钟后,车子拐进一条小路,驶入了莫君手指的那座小山包。
  这里并不是林木所说的古时举行“青羌之祀”的遗址,但离的越近,莫君的感觉就越清晰,显然这里与莫君之间存在着某种关联。
  说不定这座小山包就是莫君父母遭遇老虎袭击遇害的地方,或者是两千多年前莫君的家。
  “啊!”
  倏地,莫君疼呼一声,抬手抚着额头。
  林木连忙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  莫君脸色苍白,指着山顶道:“就在那里。”
  “好。”
  林木加速往山顶驶去。
  然而,离的越近,莫君的脸色就越来越惨白,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,显然身体里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,但她却咬着牙一声不吭。
  林木担心地看着她:“要不就在这里吧?”
  莫君摇摇头,有些虚弱地道:“我刚才感觉到了,原来师傅真的在我识海中施下了两层封印,此刻应是第二层封印就要破开了,上去。”
  林木犹豫一下,最终还是踩下油门。
  车子很快到了山顶,林木把莫君扶下车,此时莫君全身发软,几乎快要站不稳了。
  然而,她的眸子却异常明亮,看向前方不远处的一片草地,声音颤抖地道:
  “那片草地,与我梦中一样,爹爹和娘亲,就是在那里遇害的。”
  林木扶着她走到这片草地,此时天已经微亮,一缕微弱的光芒刺破厚重的夜霾,落在郁郁葱葱的草地上。
  莫君陡然抓紧林木的手,白皙的手背上现出青筋,随即身子一软,倒在林木的怀里。
  “莫君,你怎么了?”
  林木连忙抱着她,紧张地低头问道。
  却见莫君愣愣地看着前方,似乎在她眼前出现了一些只有她能看到的画面。
  片刻后,那清冷的眸子里流下了两行眼泪。
  “原来如此......”
  第二层记忆封印,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