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  一个小时后。
  莫君终于学会了手机上一些基本的功能。
  林木还用房间里的座机试着给自己的手机打了个电话,让莫君来接。
  一通学习和实践之后,林木这才放心,大大地伸了个懒腰,随意地道:
  “说半天都口渴了,咦?你房间里的杯子呢,我倒杯水喝。”
  “这里。”莫君站起来,走到电视柜旁拿杯子。
  林木迅速地把自己的手机放进了送给莫君的背包里,待莫君拿了杯子过来,他若无其事地接过。
  “谢谢。”
  倒了杯水,喝完,便走到房间门口。
  “那我也回去睡觉了,晚安。”
  “林公子。”
  莫君忽然叫住他,身体站直,两手相交举至眉间,左手抱右手,一揖到地:
  “珍重!”
  “哦,好,保重哈。”
  林木面带微笑地挥挥手,打开门出去了。
  砰,门关上,房间里又一次只剩下莫君一个人。
  她沉默地站立片刻,走回床上,双膝盘坐,双手捏诀,闭上了眼睛。
  ......
  ......
  ......
  第二天,清晨。
  林木醒来时,发现自己的床头柜上多了一张房卡,那是隔壁莫君住的那间房的房卡。
  他蹭地一下坐起来,穿好衣服,拿着房卡出门,打开隔壁的房门进去一看,里面的被褥叠的整整齐齐,屋子里一应家具和物品全都摆放回了原位。
  干净整洁,就像从来没有人住过一般。
  莫君走了。
  林木在房间里看一圈,没有找到那个装了食物、衣服和手机的背包。
  这才松了口气。
  她把背包带走了,也把被林木悄悄放进去的手机一起带走了。
  林木下楼去了酒店的服务台,对柜台的女生问道:
  “你好,请问昨晚你看到和我一起的那个女生了吗?”
  “哦,看到了。”柜台小姐姐点点头,她对莫君印象挺深的,主要气质太好了。
  “早上四点多的时候,我看到那位小姐出去了,还背着个挺大的背包。”
  “谢谢。”林木满脸笑容地道谢,随即拿出两张房卡道:“这两间房,我再续一晚。”
  “好的,先生。”柜台小姐姐有点搞不懂为什么女朋友跑了林木还笑得出来,而且还要续房,不过顾客的事当然不好多问,很快办好了手续。
  林木回到自己的房间,从自己的包里又拿出一个手机,看看时间。
  现在是早上七点半,莫君是四点左右出去的,嗯,背包里的食物应该够她吃两顿,那就等到下午三四点再说。
  林木打开电视,百无聊赖地把几十个个频道来回翻着,中午随便吃了点东西,好不容易终于熬到了下午三点左右。
  他拿起手机,拨通了自己放进莫君背包的那个手机的号码。
  响了一会儿,对面终于接通,不过没说话。
  林木用慌张的语气道:“喂喂?你好,请问是你捡到了我的手机吗?我的手机里有很重要的东西,请你务必把手机还给我,我可以给你报酬的!”
  这时,对面终于说话了:“林公子?”
  林木“惊喜”地道:“莫君?怎么是你?哦对了!肯定是我昨晚把手机落在你房间了,我还以为我的手机掉了呢!太好了!终于找到了!”
  “林公子,你的......手机里有很重要的东西?”
  手机那头的莫君迟疑地问道。
  “对对对!有很多我给客户拍的照片,掉了就麻烦了,莫姑娘,你在哪儿?我去找你,这个手机我不能丢的!”
  林木很“惶急”地对莫君说道。
  莫君沉默了一会儿,似乎在犹豫,林木连忙道:
  “对了,莫姑娘,我突然想起来昨晚我买的食物不是太多,你是不是已经吃完了?你饿了吗?我也没吃饭,我们正好可以一起去吃个饭,算是我感谢你帮我找到了手机。”
  莫君终于再次说话:“林公子,我并不知你的手、手机在我这里,算不得我帮了你。”
  “总之多亏了你,我挺着急的,莫姑娘,要不我们就在那晚你渡劫的地方等?”
  “......好。”
  “不见不散!”
  “嗯?”
  “意思就是如果我们俩没见面,就谁也不能离开!”
  莫君这次又不说话了,林木也不挂断电话,快速出了酒店,朝舍身崖的方向跑去。
  一边跑一边拿起手机贴在耳边,能听到对面传来急速的风声,应该是莫君又在“闪现”了。
  林木微微松了口气,加快脚步往前跑去。
  整件事其实都在他的计算之内。
  先教会莫君接电话,然后假装不小心把手机落在背包里。
  林木的手机是双卡双待的,里面装了两张电话卡,其中一个号码很少使用,通常都不会有人打这个号码。
  于是林木就把这张卡留在放进莫君背包的那个手机里,另一张常用的卡则装到了现在这个手机里。
  这样就保证了在自己打过去之前,莫君背包里的那个手机一直都不会响。
  同时,为了能增加说服莫君的几率,他还计算好了背包里食物的数量,基本上只够莫君吃两顿,自己只要估算着时间打电话过去,莫君多半是会接的。
  目前看来,这个计划进行的很顺利。
  其实这么做有点太过于心机了,有点欺负人家莫姑娘不谙世事的感觉。
  可是如果不这么做,难道就真的让她在金顶上流浪,永远躲在深山里,东西吃完了就猎杀动物最后变成个野人?
  林木觉得没办法接受。
  或者说,
  他真正无法接受的是从今以后再也看不到那张冷冰冰的瓜子脸了?
  不对!
  不是我有问题!
  想想看,2548岁的大龄女剑仙,这么稀罕的人物,是个人都不愿意错过的吧?
  我这是为了研究生命的奥义。
  绝不是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心思!
  林木一边想着,很快到了舍身崖附近的那座小山峰。
  远远便看到了那道俏然卓立的身影。
  林木压下心里的某种澎湃,脸上做出匆忙和惊慌的表情,快速跑过去,气喘吁吁地道:
  “多谢你了,莫姑娘,还好手机在你那里,你可算帮了我的大忙了!”
  莫君依然是昨天那副奇怪的打扮,外面套了件短袖T恤,里面是那件黑色道袍,下面一条牛仔裤,脚上穿着破了几个洞的绣花珠履。
  此时她的脸色更加苍白,微微有些喘息,看起来身体状态不太好。
  “林公子,给,你的东西。”
  她拿出林木的手机递给他,声音听着有点虚弱,额头上布满了冷汗。
  “你低血糖就别跑那么快啊!”
  林木明白了,他计算的不错,背包里的食物真的只够莫君吃两顿,她现在已经又饿了。
  估计是听到他很着急,便快速赶过来把手机给他,因此耗费了更多的体力,加剧了“低血糖”的症状。
  完蛋,没算到这一块!
  看到莫君的脸色越来越差,林木这下是真的急了。
  “你坚持一下啊,我们马上去吃东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