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  林木在家乡贡城工作,白天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,业余帮爷爷奶奶看点,有时还接一点宠物和人的私房照。
  他不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,不然毕业了也不会从省城回到家乡,说是为了陪爸妈、妹妹和爷爷奶奶,其实就是想安逸地躺平。
  虽然工作算不上如意,但业余搞搞摄影,其实在小城市也能养活自己。
  平时他也喜欢看看小说什么的,每次在看那种仙侠小说时,他都忍不住会想,
  这个抬手毁天灭地的主角,他是从哪儿出生的?他的父母亲人是谁?
  他毁灭星辰的时候会不会担心碰巧把自己的老家、亲戚什么的给干掉了?
  大概是经常给人拍私房照,需要很细心地和客户沟通,培养默契,所以养成了林木喜欢刨根问底的习惯。
  而对于莫君,这个正儿八经活在自己面前的修仙者,林木的好奇心其实更大。
  莫君既然是五岁才被她师傅带上蜀山的,说明她五岁前也是生活在俗世中,那她真正的家乡在哪里呢?
  她的父母呢?
  刚才听莫君提起,她幼时和父母遭遇老虎袭击,幸存下来的她被她师傅带上了山。
  这个故事有点老套,但听起来还是挺正常的。
  不过让人奇怪的是,五岁的孩子按说应该已经记事了,为什么莫君完全记不起自己上蜀山之前的事呢?
  甚至连她父母的样子都记不起来了。
  这是为什么?
  创伤后应激障碍?
  林木觉得有点不太对劲,想要再问问莫君。
  但是,自从听到了“青羌之祀”这四个字之后,莫君就陷入了沉默。
  林木一边开车,一边感受着车厢里沉闷的气氛,自然也不好再问了。
  车子到了清音阁,林木没有进游客的停车场,而是在一处听偏僻的路边停下,旁边就是一座垂直往上的峭壁,连接绵延数百米的山峦。
  “这里没什么人来,你可以随便用闪现。”
  林木下去帮莫君打开车门。
  莫君脸色沉郁,默默地向他点头致谢,下了车。
  “那个……”
  在她用“闪现”之前,林木终于忍不住道:
  “我在想,你闭关出来就掉到俄眉山,其实会不会和你出生在附近的瓦屋山有关?你要不要去你的家乡看看?”
  莫君背对着他,还是没有说话。
  这时,山上跳下来几只猴子,清音阁本就是俄眉山猴群的大本营,这些猴子大概有些饿了,看到有人,立刻吱吱吱地朝两人蹿过来。
  莫君回头,看了它们一眼。
  这些猴子身体顿时僵住,直接趴伏在地上瑟瑟发抖。
  比之前在雷洞坪意图跟莫君抢肉吃的那两只还惨。
  莫君收回视线,林木眼前一花,人已经不见了。
  林木手搭凉棚抬头仰望,在离地十来米的峭壁上看到了那道窈窕的身影,下一刻,人又不见了。
  这时,那些趴伏在地上的猴子这才敢站立起来,惊恐地吱吱叫着,一哄而散。
  林木抬头看着巍峨险峻的峭壁,喃喃道:
  “怎么突然生这么大气呢?话说她师傅为什么不许她回老家去看看呢?”
  ……
  ……
  几个小时后,夕阳斜下。
  下午五点多,林木和莫君已经把整个俄眉山都走遍了。
  主要还是莫君的本事不受地形限制,只要林木把车开到偏僻的地方停下,莫君只需十来分钟就能把周围扫个遍。
  不过,最终还是没能找到任何一处有灵气的地方。
  金顶大酒店的房间明早才退,林木便带着莫君回到金顶再住一晚。
  今天是五月三号,后天假期就结束了,林木打算明天就回家。
  “你接下来怎么打算?”
  晚上带莫君去酒店楼下又吃了一顿“八菜八饭”后,两人回到楼上。
  林木和张银来的时候订的是两个房间,因为这家伙随时都有可能带女生回来住。
  晚上莫君住林木原本的房间,林木则住小胖子的房间。
  在走廊上,林木忽然对莫君问道。
  莫君站在房间门口,闻言转身看向林木,暖色调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,高高的道士髻盘在头顶,那张瓜子脸愈发显得瘦削和苍白。
  “我会留在此地修炼,这应是师傅给我的历练,待修为恢复,也许便可准我回到蜀山了。”
  清冷的声音响起,在空旷狭长的走廊上幽幽回荡。
  “可你不是说我们这个世界没有灵气,没办法修炼吗?”
  林木问道。
  “我自会想法子,林公子,今日已经烦扰你太多,知荷无以为报。”
  莫君抬起手,将扎在发髻上的那根碧玉发簪摘下。
  乌黑长发倏地散开,柔顺地散落在她的腰间,几缕发丝垂落在她的脸侧和额前,
  莫君轻轻将发丝捋到耳畔,然后双手捧着碧玉发簪,微微躬身,郑重送到林木面前。
  “林公子,这发簪是师傅从小赠予我的,带有蜀山灵韵,想必在现世也能值些银两,我将发簪送给公子,算是抵偿公子今日助我种种之恩情。”
  林木摆摆手:“不用了,你昨晚也算是间接救了我和我朋友,我帮你也是报恩。”
  莫君依然弯腰躬身,双手捧着发簪不肯收回。
  “师傅教我不可随意欠人恩情,否则他日因果不爽,请林公子收下发簪……今日一别,或再无相见之日,望林公子保重。”
  说到最后两句,莫君清冷的声音稍稍柔和。
  “真不用了……卧槽!”
  林木还要拒绝,下一刻那根发簪已经插进了自己的裤兜里。
  “喂你……”林木低头拿出发簪,砰的一声,莫君已经走进房间关上了门。
  林木愣愣地站在走廊上,看着手中的发簪。
  碧玉光洁,古朴典雅,和莫君的气质很搭。
  可是……
  晚上十点多,白天游玩累了的游客们都休息了,喧嚣的俗世终于恢复了宁静。
  莫君盘膝坐在床上,双手捏诀,双眸紧闭。
  片刻后,她睁开眼睛,微微叹了口气。
  这个世界,真的已经没有一丝灵气了。
  她沉默半晌,把手伸进自己的贴身道袍里,掏出了一面小巧的镜子。
  不是她自己那面古朴的铜镜,而是白天林木给她买的那面可以清晰映照出自己容颜的镜子。
  “玻璃……”
  莫君看着镜中那张白玉般的脸庞,伸手轻轻摸了下镜面,触手是一种陌生而冰冷的感觉。
  白天她曾好奇地问过林木,这种镜子是何种材质做成,林木说这是玻璃做的。
  此种材质,莫君从未听闻。
  正如这个陌生的俗世,即使修行千年,也有很多事是莫君闻所未闻,难以想象的。
  “师傅,师兄,师姐,你们到底在哪里?”
  莫君轻轻抚摸镜中人,眼眶微微泛红。
  “修行之人,虽法力高绝,道心坚定,但终究未能脱出这个‘人’字,
  知荷,若有朝一日你遭逢变故,在道与人之间,可自行择一条路去,不必顽固僵守,
  只是切记,
  无论如何,不可去你出生之地,切记。”
  这是师傅在她闭关之前所叮嘱的话。
  “师傅……”
  莫君闭上眼睛。
  啪嗒。
  房间里响起轻微的水珠滴落之声。
  ……
  咚咚咚。
  忽然,门外响起敲门声。
  “莫君,还没睡吧?我白天有事忘了告诉你,能开下门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