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  “荆轲?”
  林木一愣,呆呆地看着莫君:
  “刺秦王的那个荆轲?所以你所说的一国之主,就是秦始皇?”
  他的心里涌起一种极其荒谬的感觉。
  “秦王......”
  大概是时间过去实在太久了,莫君微蹙秀眉,又回忆了一会儿,终于确定地点点头道:
  “荆次非想要刺杀的,确是秦国之主。”
  “卧槽!”林木忍不住叫出了声。
  莫君疑惑地看着林木,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激动。
  “对了,你说荆轲等了你很久,但你没去?”
  林木对莫君问道。
  莫君点点头。
  林木立刻拿起手机,上百度搜索“荆轲”,查看了一会儿,终于看到了一段摘自《史记》的记载:
  “顷之,未发,太子迟之,疑其改悔,乃复请曰:‘日已尽矣,荆卿岂有意哉?丹请得先遣秦舞阳。’
  荆轲怒,叱太子曰:
  ‘何太子之遣?往而不返者,竖子也!且提一匕首入不测之彊秦,仆所以留者,待吾客与俱。今太子迟之,请辞决矣!’遂发。”
  简单说,这句话的意思是:
  荆轲动身刺秦前,曾经在燕国滞留了一段时间,太子丹以为他反悔了,便前去催促。
  荆轲很不高兴,说自己不是不敢去刺秦王,而是在等一个朋友一起去。
  但那个朋友最终还是没有来。
  于是荆轲没办法,只得踏上了易水岸边前往秦国的船,并郁闷地唱出了那一句流传千古的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!”
  林木激动地把手机拿到莫君的面前,指着屏幕问道:“这些字你认识吗?”
  面对此等“邪物”,莫君想要后退,但身后已经是窗户,她冷冷地看了林木一眼,这才警惕地低头看向手机,摇头道:
  “不认得。”
  林木也不意外,如果真像他猜测的,莫君并不是来自平行世界,而是两千多年前的人,那她不认识现代的文字也不奇怪了。
  于是,他把刚才那一段《史记》的记载念给她听。
  莫君听完,平静地点点头:“荆次非当时等的人确是我。”
  “果然......妈耶!”
  林木怔怔地看着莫君,震撼一整年。
  看到《史记》上的那段记载时,他就想到了,荆轲当时迟迟不出发,说是自己在等一位朋友同行,等的恐怕就是莫君。
  现在听莫君亲口证实,他心里那种荒谬至极的感觉愈发强烈了。
  所以现在站在我面前的,是一个活了两千多岁,能硬抗巨雷,一顿能干下两斤米饭,还差点帮荆轲干掉了秦始皇的大龄女剑仙?
  我这算是解开了一个历史谜团吗?
  要不,我把她上交给国家,能不能换点奖励?
  看着莫君那张带着疑惑的瓜子脸,微微蹙起的柳叶眉,张开一条小缝的红润嘴唇,林木摇摇头,把这个念头甩出了脑海。
  不行。
  她吃了我饭,穿了我的衣服,这些都没还给我呢。
  “荆次非,还在世间吗?”
  莫君见林木一直盯着自己,她不自然地朝旁边挪了半步,这才问道。
  “荆轲?他刺杀秦始皇的时候就死了,别说荆轲了,就算是秦始皇,那也是两千多年前的人了,早就化成灰了!”
  林木哭笑不得,敢情这姑奶奶还没搞清楚状况呢。
  “两千多年前?”
  莫君低头,一缕湿润的长发垂落在额前,在光洁的额头留下了一丝水痕。
  她抬手捋了下头发,细细的眉毛皱的更深了。
  显然,她还没有从骤然由古代穿越到现代的巨大变故中醒过神来。
  林木叹了口气:“来,我给你算算啊......”
  他把手机里的计算器调出来,一边摁数字键一边说道:
  “荆轲刺秦是在公元前227年,我们现在是2022年,2022+227=2249年......你知道吗,凡人的寿命通常超不过100年,
  你所在的那个年代普通人的平均寿命更短,所以,2249年,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?”
  他顿了顿,缓缓说道:
  “意味着,你认识的人已经不在了,你熟悉的世界也全都变样了,现在,我们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你和我,来自同一个世界,
  只不过,年龄上稍微有些差距。”
  莫君下意识地问道:“差了多少?”
  “你300岁时入世历练......”
  “师傅说,我入世时还差一年300岁。”
  “那就是299岁,所以你的年龄应该是229+2249=......2548岁!”
  林木看着莫君那张快要嫩出水来的瓜子脸,接着道:
  “而我,今年25岁,你比我大了2523岁。”
  莫君怔怔听着,没有说话,低垂下眼眸,青丝柔亮,脖颈雪白。
  林木看着她,莫名想到了一个画面——
  莫君向人自我介绍时这样说:“小女子貌美如花,年方2548......”
  林木的嘴角不由地微微翘起,正出神,却听莫君喃喃道:
  “那我师父,师兄和师姐她们,还活着吗?”
  林木奇怪地问道:“你们修仙的活个几千岁不是很正常的吗?何况你都活着,还这么年轻,你的师父师兄和师姐自然还在啊。”
  莫君凄然摇头,似是陷入回忆中,片刻后才缓缓道:
  “师父说,蜀山将有大劫,命我闭关,我也不知过了多久,醒来后出关,一脚踏出,却来到了......”
  “来到了我们这里?”林木问道。
  莫君默默点头。
  这下林木也沉默了。
  莫君这穿越有点突兀啊。
  或者说,这根本不是穿越,而是莫君闭关直接就从古代闭到了现代。
  至于她为什么一出来就掉到了俄眉金顶上,这就不得而知了。
  林木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。
  她的师父知道蜀山可能会遭遇什么劫难,所以让她闭关是假,避难是真。
  也许,她的师父师兄师姐们,早就已经不在了。
  甚至就连蜀山也不复存在了,所以莫君才会来到这里。
  这种可能,既然我能想到,那莫君,自然也能想到吧?
  林木看向沉默的莫君,却见她忽然抬起头,迈步走到门口。
  “你要去哪里?”林木连忙问道。
  莫君回过头,充满古典韵味的瓜子脸上现出坚定的神情:
  “我要找到回蜀山的路,我要去找师父和师兄师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