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  房间里一时陷入安静。
  莫君缓缓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,眼睛慢慢睁大,嘴巴张开,脸上现出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  “那,我们还是去吃饭?”
  林木咳了下,轻声问道。
  “我真的早已辟谷了!”
  莫君猛地抬头,目光凌厉。
  咕咕咕~~
  然后她的肚子又响了。
  林木看着她,她再次低头看自己的肚子。
  小巧的耳廓肉眼可见的慢慢变红了。
  林木怕她恼羞成怒,连忙道:“是不是因为你昨晚受了伤?所以需要吃东西补充那个......哦对,补充灵气?”
  昨天莫君御空飞行,只身抗雷,简直像个战神。
  今天再看到她,脸色苍白,身子颤抖,显然是受了伤。
  就像仙侠玄幻小说里写的一样,渡劫失败,要不被劈死,要不就是境界大跌。
  莫君这个情况,估计就是从金丹元婴跌到了炼气筑基什么的,所以原本辟谷的她现在也需要吃东西了。
  “昨晚若非你扰我渡劫,我何至于此?”
  莫君还是恼羞成怒了,抬头瞪着林木。
  看看,果然是渡劫!
  这真是如假包换的修仙者啊,要是能和她搞好关系,让她教我御剑飞行,那以后出去旅游能省好多机票高铁票钱呢!
  莫君最终还是没能扛住不停咕咕叫的肚子,跟着林木来到酒店一楼的餐厅。
  下楼时林木给小胖子打了电话,这家伙说今天不回酒店住了,让他和那位“仙女”好好玩。
  林木也懒得跟他解释了,挂了电话,带莫君找了个座位坐下。
  点了两荤两素,两个人怎么也够了。
  莫君坐下后很小心地四处打量,对周围的一切都很好奇,抬头看着吊在天花板上的灯,忍不住喃喃道:
  “这客栈,颇有独到之处。”
  林木看看四周,其他几桌的人都离的很远,他低声说道:
  “你可以学一学我们的说话方式,别老是拽古文,别人听不懂。”
  莫姐看他一眼,不说话了。
  过了一会儿,服务员端来了菜,还抱了一个一斤重的木桶上来。
  西南部的饭店,都是用这种小木桶盛米饭,再配一个饭勺,方便客人自己盛饭。
  林木给自己和莫君分别盛了一碗饭,这么早起来,他也有点饿了,端起碗筷,夹菜吃饭,开整!
  低头扒了几口饭,见莫君还坐在那儿没动,他笑道:
  “你偶像包袱别那么重,长得再好看也得吃饭不是?”
  莫君冷冷看着他,“贼子!”
  最终还是不甘心地拿起碗筷,缓缓夹了一筷子水煮肉片,略显生疏地送进嘴里。
  下一刻,那双杏眼一亮,脸上都像是在发光。
  再一筷子,又一筷子,冷若冰霜的仙女似乎停不下来了。
  很快,桌上四个盘子就空了,莫君埋头将最后一粒米饭扒进自己嘴里,一斤重的小木桶已经见底。
  林木目瞪口呆地看着她。
  这么能吃?
  不是早已辟谷了吗?
  看到林木的表情,莫君咬着嘴唇,把筷子放下。
  “吃饱了?”
  林木问道。
  “嗯。”
  莫君点点头。
  咕咕~~
  林木沉默片刻,轻声问道:
  “那再来几个菜?”
  “好......”
  莫君低着头,声如蚊呐。
  林木叫来服务员,又点了三菜一汤和一桶米饭。
  女服务员有点惊讶地看了他一眼,林木装作没看见。
  总不能解释说这不是我吃的,而是我旁边这位女剑仙要吃的吧?
  那她会不会把我弄死啊?
  饭菜很快端上来,莫君这次也不装了,拿起碗筷直接开干。
  还好现在还是早上,餐厅里没什么人,不然看到她这么个娇滴滴——至少外表上看起来是——的小女生居然吃了这么多,那可就太引人注目了。
  几分钟后,桌上四个盘子和米桶再次空空如也。
  林木结了账,带莫君回到酒店房间。
  “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?”
  他问道。
  “我要恢复修为,回到蜀山。”
  莫君站在窗前,看着外面的绵绵细雨,双手负在背后,声音飘渺如仙。
  嗝~~
  然后就打了饱嗝。
  她愣在那儿,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林木。
  “你是说,你现在的实力受到了损伤?是因为昨晚?”
  林木假装没听到她打嗝,一本正经地问道。
  他有点摸清莫君的性格了,要面子,大概做惯了仙人的都是这样,她如果出了丑你得假装没看见。
  “不仅如此,你们这俗世太过污浊,让我无法感应天地灵气。”
  莫君颇为嫌弃地道。
  “那刚才是谁连干了八碗我们俗世的干饭?”
  林木忍不住道:
  “我们这里不许成精,灵气复苏什么的也没法给你安排上,还真是对不住了啊!”
  莫君愣住,片刻后,认真地对他作揖行礼道:
  “知荷多谢林公子一饭之恩,将来必十倍报答。”
  林木也觉得自己刚才语气不太好,摆摆手,接着道:
  “我很好奇,你嘴里的蜀山和我们这里传说中的那个蜀山到底是不是一个地方?对了,徐长卿你听过吗?”
  莫君摇摇头。
  “李逍遥呢?”
  莫君还是摇头。
  “那陆雪琪呢?哦不好意思串戏了。”
  林木捏着下巴,喃喃道:“连李逍遥都不认识,看来你的蜀山和我们这边传说中的那个蜀山不是同一个地方。”
  难道莫君是从平行世界穿越来的?
  他想了想,又问道:“你以前从来没有离开过蜀山吗?”
  莫君道:“我五岁被师傅带上山,拜在蜀山门下,直到三百岁时修行小有所成,师傅让我入世历练月余后便回到了蜀山,自此再未入世。”
  “三百岁?”
  林木上下打量她一番,这瓜子脸,这细皮嫩肉的,说是十六岁都没人怀疑,看来修仙者还真是长生不老啊。
  “那你当时下山看到的世界和现在一样吗?”林木好奇问道。
  “不,那时俗世穿的衣服和我一样,也没有这个,这个,和这个。”
  莫君指了指头顶的灯,浴室里的淋浴设施,还有林木放在茶几上的手机。
  她刚才吃饭的时候看到每个人手里都拿着这种“邪物”,林木简单向她解释了这个叫手机,是一种千里传音传像,还能传钱的法宝。
  “这么说,你当时入世的那个世界也是古代?那你遇到过什么人吗?”
  林木想了想问道。
  “我确实认识了一个人,此人初时对我颇为厚待,但后来却想让我帮他刺杀一国之主,并使人传话在易水岸边等我。”
  莫君思忖片刻,大概是时间过去了太久,她缓缓回忆道。
  “易水?这地方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呢?”林木皱眉,对莫君问道:
  “那后来你去了吗?”
  莫君摇头:“蜀山弟子不得干扰俗世。”
  “那你还记得......”林木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对莫君问道:
  “那个让你帮忙去刺杀一国之主的人叫什么名字吗?”
  莫君皱眉回忆,好半天才想起,缓缓说道:
  “此人名叫荆轲,字次非。”